Antitrust and Competition

简介 打印

昆鹰律师事务所在协助公司作为原告或被告处理反垄断和竞争法相关争议上具有独一无二的经验和优势。我所具有全美领先的反垄断团队,在布鲁塞尔、伦敦、德国也有专业的反垄断团队,办公室更是延伸至远东与澳大利亚,这使昆鹰在跨越司法辖区的、日益复杂的反垄断与竞争法事务处理上保持领先地位。

  • 我所是为数不多的在公司原告代理和被告代理上都有丰富经验的顶尖律师事务所。
  • 我所是少有的拥有真正参与诉讼的反垄断和竞争法律师的律师事务所。
  • 我所是一家提供全球化解决方案的国际律师事务所。

我所经常代理原告和被告参与诉求赔偿的诉讼

我所经常为公司在民事反垄断和竞争法诉讼中进行辩护代理。同时,我所为公司原告提供个人和集体诉讼代理服务。我所在代理原告和被告上丰富的经验让我们在两种不同环境中都能提供更加有效的诉讼代理。我所可以利用我们独到的见解维护和推进原告和被告的诉讼利益。我所深谙对手的诉讼战略和和解策略。由于我所与许多其他顶尖的律师事务所一起担任过被告代理,同时鉴于我所在原告诉讼领域表现出众,我所合伙人更容易代表客户与对方律师团队坦率沟通。这经常帮助我所客户避免无谓的纷争,亦能取得更有利于我所客户的商业解决方案。代理被告时,我所曾多次说服集体诉讼原告主动撤销针对被告客户的诉讼,客户也从未因此被要求任何金钱给付。代理原告时,我所为原告赢得无可比拟的救济赔偿。仅于2015年,我所为原告客户获得超越25亿美元的救济赔偿。

全球性网络

竞争法问题愈发全球化。各国监管机关的监管亦更为激进。各国监管机关信息共享成为常态。诸如欧盟新颁布的《私人执行指令》一类的新兴法律鼓励竞争法相关的私人诉讼。越来越多的国家允许集体诉讼形式。全球化的反垄断问题需要全球化的策略。

我所在九个国家设有十八个办公室,包括纽约、华盛顿、伦敦、布鲁塞尔、德国、东京和悉尼等重要地区。这些办公室全部专注于包括反垄断和竞争法在内的争议解决事务。这使我所能拟定并实施全面性的全球化争议解决方案,兼顾各国的立法差异。由于我所在处理这类跨域性的实务时拥有协调一致的团队,客户的法务部门更加容易予以监督,如此的组织编制也会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因为我们会协调一致,做出统一决定并以一家律所的名义统一与客户进行沟通。工作效率上的这些提升会让我们拥有更好的代理效果以及更低的律师费用。

精通反垄断法的专业诉讼律师

昆鹰的反垄断争议解决实务团队并非由粗略了解竞争法的诉讼律师或偶尔参与诉讼的竞争法交易律师组成。我所的反垄断律师精通竞争法,且是专业诉讼律师。不仅如此,每一位是有出色经验的法庭辩护人。

实务阵容的领军人物

Law360将我所的竞争法实务评为全美前五。该法律新闻社亦将我所反垄断法实务的主管Stephen Neuwirth评为2012年全美仅八位“最有价值律师”之一,以及2014年的“原告代理提坦神(Titan of the Plaintiffs’ Bar)”。钱伯斯(Chambers)(美国)将Stephen评为全美反垄断法原告代理实务的一级律师。我所伦敦办公室的竞争法诉讼合伙人Boris Brofentrinker2015年被《全球竞争法评论》评为全球最优秀的4040岁以下竞争法律师,并在2016The Lawyer杂志将他评为全英最赤手可热的100名律师之一。同时,Legal 500和钱伯斯还将他评为竞争法诉讼领域的领先人物。钱伯斯和Legal 500 认可Kate Vernon在竞争法领域的卓越表现,并在2006年被The Lawyer杂志评为全英最赤手可热的100名律师之一。在德国,具有领先地位的法律服务指引Juve手册高度认可竞争法合伙人Nadine Herrmann在知识产权法与竞争法交叉实务方面的专业能力。Law360将纽约的合伙人Steig Olson评为2014年竞争法领域的新星。

在谈判桌上,我所也能取胜

我所非常专注于客户利益的最大化,而有时客户利益最大化往往通过谈判和解实现。我所律师在谈判及调解中具备与诉讼中一样的高效。昆鹰将案件带入法庭审理阶段的名声众所周知,因而我所给予对手的诉讼压力通常也能帮助我们取得更有利客户的和解。

我所在向宣告破产公司发起的反垄断和竞争法的诉讼代理上具有领军地位

通过与具有市场领先地位的昆鹰破产争议解决团队紧密合作,昆鹰在向触犯竞争法而随后宣告破产的公司请求原告利益这一领域首屈一指。通过组建由反垄断法律师与破产法律师构成的团队,我所近期在美国破产法院获得史无前例的反垄断原告集体确认。随后我所通过与破产受托人的磋商为反垄断诉讼集体赢得赔偿,而这部分赔偿本用于偿付破产债权人。我们具备丰富经验及专业知识,与破产管理人协同合作,弥补因市场反竞争行为给破产管理公司带来的损失。

纵览全局我们理解执法调查的重要性及衍生民事诉讼的后果

竞争法的执法调查及其导致的执法决定和认罪协议经常衍生出大量的民事赔偿诉讼,在欧洲和美国此现象尤甚。民事审判的赔偿金额往往远远高于执法机关所课予的罚款。因此,申请豁免或减轻处罚的公司和/或面临竞争执法机关调查的公司需要不仅能有效地就豁免或减轻处罚申请的全球性风险和好处提供建议并应对调查、亦能协助公司准备后续诉讼并了解如何从头至尾战略性管理进程的法律顾问。昆鹰非常适合扮演这种角色,因为我所能代理公司应对调查,同时,也能协助客户妥善处理机关决定中的事实和证据及认罪协议对后续诉讼产生的影响。

与监管机构的另一种关系

们已经代理客户应对由美国司法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欧盟竞争局、英国市场及竞争管理局和其他国家同等监管机构发起的民事和刑事反垄断调查。我们拥有超过20名前美国联邦检察官,他们中的许多人拥有丰富的处理反垄断法相关问题的经验。我们其中一位合伙人正担任美国律师协会下属的刑事反垄断委员会的全国联合主席。我们欧洲办公室的律师参与了欧盟委员会和他国家竞争法主管机构发起的一些最重要的调查。我们在众多行业和监管领域中有丰富的经验,包括金融服务、医药、自动化、电信、能源(电气与燃气)、旅游业、体育、零售业和运输等。

们坚信,在监管调查中,相比于由其他律师事务所代理的公司,昆鹰只专注于争议解决的模式能够为客户创造得天独厚的优势。许多提供综合服务的律师事务所都把它们与监管机构的关系当作一笔重要财富别是当这些律师事务所代理公司参与如并购之类的交易时。可以理解的是,这些律所并不愿意使其与监管机构的关系受损。然而,在竞争法调查当中,律所对监管机构作出强硬回应有时十分关键。我所能够毫无保留地在和监管机构的谈判中捍卫客户的利益。监管机构也会明白,如果谈判不能达成合理的成果,我们将发起诉讼或上诉。

针对监管机构发起竞争法诉讼

我们经常在竞争法监管机构(尤其是欧盟委员会)前代表作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害者的客户争取合法权益。我们了解如何说服他们去调查这些行为。我们深谙如何与美国司法部、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内的各国竞争法监管机构律师进行沟通。

我们是处理知识产权法和竞争法交叉领域相关事务的先驱

知识产权争议解决是昆鹰最大的实务领域。我们代理客户参与了多个历史上最重大的知识产权诉讼,包括近期媒体所称的“智能手机战争”。其直接结果是,昆鹰在处理标准制定、新兴技术垄断和相关专利滥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程序和跨国反垄断执法等相关纠纷上处于行业尖端地位。我们分析、起诉和应对FRAND承诺和SSO政策,并为诉讼策略提供建议(包括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禁令的可用性或FRAND辩护等)。

我所律师也与知识产权拥有人进行合作,在其面对欧盟的竞争和自由流通请求及国家竞争机构和法院程序时保护产权人的权利。我所在医药行业中竞争法应用上具有丰富经验及专业知识,同时已经处理多件欧盟和英国“支付费用以延缓竞争者进入市场”专利和解带来的竞争法侵权案件。

返回页首

合伙人

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