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Strategy in High Profile Litigation

简介  打印

重大诉讼案件极有可能被政治化,并引起媒体的强烈关注。公开声明、法院卷宗及证人证词不仅有可能会干扰潜在陪审团及政府官员的判断,也会影响投资人和分析师的决策,同时对双方就争议问题达成和解及当事人的其他商业经营目标也会造成明显的重大影响。在很多我们专长于代理的这类“孤注一掷”型诉讼案件中,在公众舆论的“法庭”取得胜利不仅有助于在真正的法庭上胜诉,也与在法庭上获得胜诉同等重要。

我们以及我们的客户的经验证明,在不参与诉讼团队组成、没有诉讼团队成员指导的情况下能积极有效地处理复杂诉讼法律纠纷的公关公司极为少有。能否居中有效协调是处理这类问题的关键。公司法律顾问或者外部公关公司如果不与诉讼律师团队进行密切沟通而独立操作,就会遇到麻烦,可能会出现与诉讼策略或法院规定不一致甚至相冲突的错误做法。

我们则另辟蹊径。我们的诉讼团队熟悉法庭程序,其诉讼策略受到律师客户保密特权的保护,并且拥有与媒体和公关专业人员沟通的长期经验。因此,我们得以在公众舆论的法庭和真实法庭之间建立至关重要的环节。同时,我们也能够帮助公司内部的法务部与外部公关公司更有效地运作。我们会确保公关人员不会损害整体团队为诉讼所作的努力。我们会着手起草重要声明,斟酌对主要争议问题的表达方式,以律师的身份为媒体提供专业知识,适时发表合理的评论,向公司高管汇报案情并协助他们准备既能在法庭上说服陪审员又能说服众多投资者的公开声明及出庭证词 。

法官们都会阅读与案件有关的报道。他们对媒体报导已经越来越敏感,对明显是“公关代写的通稿”也越来越反感,就更不用说对花钱聘请公关的公司会有多方案了。公关公司对其他行业行之有效的那些公关策略一旦运用到诉讼领域往往风险重重。我们则能规避这类风险。我们了解如何应对争议。我们会同时关注诉讼的目的及客户的商业目标。我们在这一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经验和技巧。同时,我们也会与客户已经聘请的公关顾问有效合作,而后者通常会对我们给出的建议予以接受并充分信赖。

在有些情况下,无论客户是否发表公开评论,记者都会就案件进行报道,而这时有些律师对媒体三缄其口并回避记者的镜头,就会错失良机。我们则与之不同,我们则会在确保沟通口径前后一致后发表适当评论。我们当然乐见胜诉-这也是我们的特长;但如果诉讼的结果可能优劣参半,或者我们在不同阶段有胜有负,那沟通就会显得极为关键。我们非常了解应该如何险胜对方,而不是因为一时疏忽而失去优势。

昆鹰拥有一批既具备处理重大诉讼案件能力,又在协调诉讼与传媒策略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律师。我们不仅有能力随时为当事人提供处理危机的策略咨询,同时也会为当事人提供避免危机发生的意见和建议。在培训公司首席执行官及高层管理人员对外发表公开声明、处理政府调查、指导公关人员及顾问方面有着数十年的丰富经验,同时我们也非常擅长积极与媒体接触,并以支持及保护客户法律及商业利益的方式付出政治努力。此外,基于我们律师的身份,我们会在与法律意见的框架下提供公关建议,同时我们与客户之间沟通的内容也受到律师-客户保密特权的保护。

我们在重大诉讼案件媒体关系业务领域的主要负责人是Susan Estrich。Susan Estrich 曾担任过政治竞选总监、电视直播评论员(包括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美国广播(ABC)、全国广播(NBC)、哥伦比亚广播(CBS)以及CNN频道等)、多家报刊的专栏作家(包括《今日美国》、《洛杉矶时报》以及《美国律师》在内的100多家报纸及刊物),在政治及传媒领域有着数十年的丰富经验;同时,她也是非常著名的诉讼律师(《哈佛法学评论》史上首位女性总编、哈佛大学法学院最年轻的女性终身教授、南加州大学法律及政治学教授等)。她曾为卷入公众诉讼案件及政治斗争的多家公司、多位首席执行官以及个人诉讼当事人提供法律意见。自2007年加入昆鹰以来,她不仅利用这些专长说明自己的客户解决媒体及政治问题,同时还帮助了很多其他在诉讼过程中面临重大公关危机及政治问题的昆鹰客户摆脱困境。

返回页首

近期代理 打印

合伙人

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