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文章:2018年4月:昆鹰获得法院禁止华为在中国对三星强制执行禁令的裁定

商事诉讼报告

在Huawei Technologies, Co., et al. v. Samsung Electronics Co., et al., Case No. 3:16-cv-02787 (N.D. Cal. Apr. 13, 2018)案中,William H. Orrick法官颁布了一项禁诉令,禁止华为对我们的客户三星强制执行中国法院颁布的两项禁令。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三星侵犯了华为声称的两项可能对4G LTE标准至关重要的中国专利(“标准必要专利”),并禁止三星在中国的任何地方生产或销售其4G LTE智能手机。鉴于华为和三星都要求加州北区法院基于对他们的竞争对手违反FRAND合同的诉请裁定任一方是否有权对他们的3G和4G标准必要专利实施禁令救济,Orrick法官得出的结论是,若强制执行深圳法院的禁令,则可能使他正在处理的这项诉讼毫无意义,并且会对三星的中国业务造成严重损害。

 

背景

 

三星和华为都拥有自己的全球性4G LTE标准必要专利组合,并同意基于公平、合理及非歧视(“FRAND”)的条款和条件,双方具有向对方进行专利许可的合同义务。2011年,双方开始讨论就其各自的专利组合进行交叉许可,但对于该许可的范围和潜在条款没有达成一致。2016年5月24日,当时谈判还在进行中,华为于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三星,称三星侵犯了11项标准必要专利,违背了合同中的FRAND承诺,并要求设置全球FRAND交叉许可的条款和条件。华为还请求法院限制三星在全球任何地方寻求对其标准必要专利的禁令保护。三星进行了答辩并提起反诉,其诉讼请求包括对其自有的标准必要专利的侵权以及同样的FRAND合同违约,并请求限制华为对其标准必要专利寻求禁令保护。

 

一天后,在没有警示三星的情况下,华为在中国提起了11件独立诉讼,其中10件是在华为所在地深圳的法院提起的,有8件仅仅是针对所谓的对华为标准必要专利的侵权而寻求的禁令保护。深圳法院于2018年1月11日就其中的两个标准必要专利案件颁布了禁令。2月1日,三星在加州提起禁诉令,以禁止华为强制执行深圳法院的禁令。

 

微软诉摩托罗拉

 

在处理三星动议的实体问题之前,法院总结了联邦第九巡回法院就Microsoft Corp. v. Motorola, Inc., 696 F.3d 872 (9th Cir. 2012)一案的判决,并加以适用。在该案中,微软根据视频编码标准必要专利的FRAND许可条款在华盛顿西区法院针对摩托罗拉提起了FRAND合同违约之诉,随后于摩托罗拉在德国就同一专利组合取得禁令的同时取得了禁诉令。

 

Gallo分析

 

Orrick法官在本案所作的裁定中全程参照微软案,其认定所适用的联邦第九巡回法院Gallo测试下的所有因素都支持三星。 Gallo测试着眼于(1)两个诉讼中的当事人及争点是否相同,及美国诉讼是否会处理外国诉讼; (2)任何Unterweser因素是否适用; (3)对国际礼让的影响是否可以容忍。

 

就当事人实质上相同这一点,双方没有争议。三星认为美国诉讼主张之上的“合同保护伞”将必然会导致法院须处理华为是否可以在中国强制执行禁令的问题,这一点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三星进一步主张,本案符合第一个Unterweser因素,即违反美国公共政策,这一点也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认为其“首先确定禁令救济适当性的能力”遭到了威胁,因为其之后或许会得出与深圳法院裁定相反的结论,即认为华为无权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寻求禁令救济。因此,法院认同三星将面临全球性的迫在眉睫的商业危机,并且若深圳裁定得到执行,三星可能会被迫接受华为要求的任何版税条款。

 

至于最后一个因素即礼让,法院认为准予禁诉令对礼让产生的影响“微不足道”,因为该争议首先是在加州提起的,而且禁令范围狭窄,其只是禁止华为在“估计持续时间不超过六个月”的一段时期内就两项专利实施禁令性救济。

 

结论

 

法院批准了三星的动议,原文是:“三星所申请的禁止华为执行深圳法院禁令的动议得到批准。在本院得以就华为在先于中国诉讼提起的本诉讼中所提出的违约主张作出判决之前,华为不得寻求执行这些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