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able Victories Detail Banner
All Notable Victories

昆鹰助Marvell在“标准-关键”专利诉讼中大获全胜

四月 2015

2015年3月3日,昆鹰在代理Marvell 应对France Telecom的诉讼中大获全胜。Orrick法官在加州北区法院支持了Marvell 要求直接对法律问题作出判决的动议(motion for judgment as a matter of law ),认为Marvell 不构成侵权。诉讼中,France Telecom 指控Marvell 的一些通讯处理器侵犯了其U.S. Patent No. 5,446,747号专利,该专利覆盖了广泛运用于通信产品的、被称为“涡轮码”的误差校正码。France Telecom声明,该专利对3G无线标准是必要的,任何与该标准兼容的专利都必然会被侵犯。由于“涡轮码”的广泛运用和France Telecom的“标准-必要”声名,许多公司都拒绝质疑该747号专利,并对France Telecom专利许可计划中高昂的许可费照单全收。

昆鹰在过去两年内为该案赢得了多个至关重要的阶段性胜利。第一,2012年年底,Rakoff 法官支持了Marvell将案件从纽约南区法院转移至加州北区法院的请求(Marvell的总部位于加州圣塔克拉拉)。Rakoff 法官被昆鹰的论证说服,认为“除了原告对审判地点的选择之外,所有因素都支持案件的转移”。第二,2014年3月,昆鹰在一项关键专利范围的界定上赢得了有利的结果。第三,2014年4月,昆鹰赢得了部分简易判决,在损害赔偿数额的认定上成功排除了境外销售数额,包括Marvell的新加坡关联公司(非本案当事人)的所有销售所得。 Orrick 法官采纳了昆鹰的论证,认为Marvell的新加坡关联公司是独立于Marvell的法律实体,根据美国的专利法,发生在境外的侵权行为无需承担相关的责任。最后,2014年8月,Marvell 通过赢得数个声请成功地将对方的核心证据排出在外。尽管Orrick 法官下达了一项初步命令,否决了Marvell的动议,但在口头辩论后,Orrick 采纳了昆鹰的主张,根据公平原则和有关专利范围覆盖了3G标准的事实支持了排除侵权论证的动议。同时,Orrick还否决了 France Telecom 的一项论证尝试:将一个包含了专利方法的系统进口到美国会侵犯一项方法专利。Orrick 同意昆鹰的观点,认为根据当下的判例法,某一主体只能通过使用行为(在美国实施该专利方法的每一个步骤)直接侵犯一项方法专利。

在为期两周的庭审中,陪审团听取了命名发明人Professor Claude Berrou的意见,Professor Claude Berrou曾因为其“涡轮码”的相关工作获得马可尼奖 – 科技领域的诺贝尔奖。同时,陪审团还听取了关于“涡轮码”在通信标准(包括3G无线标准)中的重要性的意见。France Telecom 甚至引用了科学教材,介绍“涡轮码”在噪声信道通信的作用。France Telecom 请求1000万美元的损害赔偿和恶意侵权的加额赔偿。面对这一请求,昆鹰发起了强硬的反驳,包括对侵权行为的存在性、747号专利的有效性和相关苏损害事实的质疑。昆鹰对France Telecom损害评估专家的交叉询问产生了颠覆性的效用,该质询被Law 360 杂志报道,题为“Marvell在 一项1000万美元的专利诉讼中粉碎了France Telecom的专家证人”。尽管陪审团认定直接侵权成立,但还是否定了France Telecom间接侵权和恶意侵权的论点,给予 France Telecom仅仅170万美元的赔偿 – 与Marvell专家评估的最低数额一致。

在对判后陈述进行听证后,Orrick 法官下达了一项命令,支持Marvell关于不存在侵权的JMOL 动议 – 昆鹰的辩护取得完胜。Marvell 目前正在请求France Telecom支付诉讼成本和律师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