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trust and Competition

简介  打印

代理過原告和被告的反壟斷及競爭法糾紛解決領軍團隊:昆鷹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反壟斷團隊之一,以獨特的經驗、能力和資源成功地代理原告和被告處理美國及國外的反壟斷及競爭法糾紛。我們代理反壟斷糾紛中的原告在集體訴訟、私人訴訟和“選擇退出”的案件中收到數十億美元的賠償。僅在2015年,我們就為反壟斷糾紛的原告收回超過25億美元。法院經常指定昆鷹在一些最重大的反壟斷集體訴訟中牽頭或共同帶領原告律師團隊,牽頭公司也會轉向昆鷹尋求反壟斷賠償和禁令救濟。在代理被告方面,我們已經為眾多各行各業中涉嫌反壟斷和競爭法違規的公司取得勝利。我們通過動議贏得案件的撤銷,為客戶在磋商中爭取到極優的和解,包括諸多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錢賠償的和解。同時,我們也是真正有能力代理反壟斷訴訟的律所,我們經常取得勝利,包括為我們的客戶Micron在陪審團審判中辯護。這個數十億美元的案件也許是過去十年美國最重要的反壟斷陪審團審判。

我們發現代理反壟斷糾紛原告的經驗、能力和關係能夠幫助我們為被告提供最有效的代理,反之亦然。我們能為原告和被告帶去獨特的見解,我們瞭解雙方採取的策略,也知道雙方尋求和解的方法。

昆鷹的反壟斷團隊不是由僅瞭解些許競爭法知識的一般訴訟律師或者僅做過一些訴訟的反壟斷交易律師構成。我們的反壟斷律師是由對於競爭法有著深刻理解的出庭訴訟律師構成。

在2012和2015年,我們在《法律360》的評選中名列美國前五,《紀錄者》(The Recorder)評選昆鷹為“2015年度頂尖反壟斷訴訟團隊”之一。

真正的全球化反壟斷和競爭法業務網路:昆鷹處於反壟斷和競爭法業務的前沿,這些業務日益複雜並且經常涉及多重法域。全球化的反壟斷問題需要全球化的戰略。昆鷹的全球資源—從美國到歐洲,再到亞太地區和澳大利亞—使得我們能夠執行全面的全球化戰略,考慮到各國法律的差異,又能統一在律所內部高效協作。

  • 布魯塞爾:昆鷹布魯塞爾辦公室秉持多語言和多元化,迅速擴張,主要側重于涉及歐盟委員會、歐洲自由貿易聯盟監督管理局、歐盟國內競爭管理機構的複雜性反壟斷和競爭法相關爭議解決、調查和相關訴訟(包括在盧森堡的歐盟法院以及成員國國內法院處理案件)。該團隊參與了過去三十年的諸多重大調查,在處理多重法域、歐盟卡特爾調查及相關訴訟、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國家援助、兼併合資以及跨境交易/歐盟內部市場相關問題上特別專業。團隊特別專注於高新技術、智慧財產權相關業務,尤其是標準必要專利、製藥和交通運輸領域的案件。
  •  
  • 倫敦:昆鷹已成為爭議性競爭法法律服務領域的最佳律所,代理過競爭法相關糾紛的原告和被告,也針對涉及歐盟委員會和國內競爭管理部門的調查提供諮詢和代理服務,包括在英國新競爭上訴法庭提起首例大規模消費者集體訴訟。
  • 德國:我們德國反壟斷團隊在訴訟和調查方面有豐富的經驗,代理客戶應對法院和監管機關(包括歐盟委員會、德國聯邦卡特爾辦公室和德國金融監管機構)。專業領域覆蓋德國和歐洲競爭法的方方面面,包括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案例—在智慧財產權和競爭法的交叉領域獨具經驗。德國團隊最近幫助一家在德國開展業務的美國大型企業從參與國際卡特爾的公司獲得將近4000萬歐元。
  • 亞太地區:我們的競爭法業務依賴於昆鷹在香港、東京和澳大利亞辦公室經驗豐富且聯繫緊密的律師團隊。

反壟斷和競爭法業務遍佈全行業:昆鷹的卡特爾以及壟斷/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業務在廣泛的行業實踐中取得成功。律所參與金融服務行業的競爭法和市場操控案件,向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銀行提出重大聯合訴訟—通常沒有合規和解或者刑事認罪的優待。律所在信用違約掉期反壟斷案件中獲得的18.7億美元和解是反壟斷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案件之一。在ISDAfix反壟斷案件中,律所已經與6家銀行達成超過3億美元的和解。

昆鷹在各行各業都擁有經驗並取得重大勝利,這些成功的例子包括:

  • 製造業。律所在聚氨酯泡沫的反壟斷訴訟中獲得超過4.3億美元的和解;律所已經為在全球招標中操控卡特爾的受害者,一家美國大型製造商,鎖定超過4億美元的和解;同時,在被告方面,律所在一起由競爭者提起索賠30億美元的壟斷訴訟中為Mattel爭取到案件撤銷;
  • 農業。律所在雞蛋產品的反壟斷訴訟中作為領軍人物,鎖定超過1億美元的和解,同時,律所在破產法院的番茄產品反壟斷訴訟中獲得首創性的集體訴訟資格和賠償;
  • 製藥業。律所在仿製藥製造商針對Gilead的一項反壟斷訴訟中撤銷全部訴訟請求;
  • 運輸業。律所正在一項大型集體訴訟中擔任法院任命的聯合牽頭律師,該訴訟指控美國主要鐵路運營商涉嫌共謀承運燃油附加費相關的項目;
  • 證券相關業務。律所在跨地區的涉及市政衍生品的反壟斷訴訟中為客戶荷蘭合作銀行贏得所有訴訟請求的自願撤銷且無需支付任何費用;
  • 產品分銷。律所為客戶霍尼韋爾(Honeywell)在一起由對其不滿的霍尼韋爾辦公樓消防安全系統之前任分銷商提起的訴訟中,撤銷全部訴訟請求;
  • 技術產品。律所在也許是近年來最重要的反壟斷陪審團審判中獲得勝利,擊敗Rambus針對我們客戶Micron提出的數十億美元的索賠;律所在一起跨地區的反壟斷訴訟中為為客戶IBM爭取到所有訴訟請求的自願撤銷且無需支付任何費用,該訴訟指控IBM在銷售SRAM記憶體晶片中參與共謀。另外,律所代理客戶三星,擊敗由NAND快閃記憶體的直接或間接購買者提起的涉及價格固定指控的集體訴訟;
  • 體育。律所為世界級足球組織FIFA贏得反壟斷案件的撤銷,該案指控FIFA參與共謀,強迫那些希望參與2014世界盃的個人購買更昂貴的接待套餐,而不是面值價格的門票;律所代理客戶Haymon Sports及其CEO——著名拳擊經理Alan Haymon在由Oscar De La Hoya及其Golden Boy推廣公司提起的三億美元反壟斷訴訟中獲得即決裁判。我所為Madison Square Garden和New York Rangers辯護,應對一起反壟斷案件,該案控訴NHL等共謀將NHL比賽的電視和網路轉播提價;

反壟斷與智慧財產權交叉領域:我們一直以來都是處理智慧財產權與競爭法交叉領域問題的先鋒。我們曾在歷史上最重大的一些智慧財產權案件中代表我們的客戶,包括最近新聞界著名的“智慧手機大戰”。昆鷹一直處於相關爭議解決的前沿陣地,包括標準制定、FRAND承諾、新開發技術的壟斷及相關專利權濫用、世貿中心程式和跨國反壟斷執行。我們的律師還與智慧財產權所有者合作,保護他們的權利,應對歐盟及國內競爭管理機構和法院提出的競爭與開放獲取的訴求。同時,我們對於處理醫藥行業的競爭法案件非常專業,我們還專長于在歐盟和英國的競爭法侵權案件中獲得“遲延給付”(Pay for delay)的專利和解。

反壟斷和破產交叉領域:我們在對宣佈破產的公司提出反壟斷和競爭法訴請方面是業界先鋒。我們的反壟斷團隊與我所在市場中處於領先地位的破產糾紛團隊合作,當競爭法下的侵權者隨後宣告破產,昆鷹致力於幫助原告爭取權利,為此衝鋒在前。我們集結了反壟斷和破產律師組成的團隊,在美國破產法院為反壟斷糾紛原告團體獲得史無前例的集體訴訟資格,並且通過與破產管理人的協商為該團體在破產程式中爭取到一部分已分給債權人的償付金。我們最近還贏得一份重要的判決,對於在破產中出現的一方當事人,根據其在破產後參與通謀的情況,對其共謀壟斷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責任(甚至對破產前的階段造成的損失承擔責任)。

調查:我們理解調查的重要性,以及隨之而來的民事訴訟的後果。競爭法相關調查以及由此產生的決定和認罪協議經常帶來諸多民事賠償訴訟,特別是在美國和歐洲。這些民事訴訟中產生的損害賠償甚至遠遠超過競爭管理機關的經濟處罰。因此,申請豁免或寬恕的公司和/或面臨競爭管理機關調查的公司,需要的不僅是申請豁免或寬恕以及提供全球風險和收益的有效諮詢以應對調查,而是更需要為後續的任何訴訟做好準備,並能夠從頭到尾策略性地控制該進程,昆鷹正是能夠完美地勝任這兩個關鍵角色。

我們的律師代理客戶應對由美國司法部、聯邦貿易委員會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以及歐盟競爭管理總局、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或其他國家同類機構發起的民事和刑事反壟斷調查。我們擁有超過20位美國聯邦檢察官,許多都在反壟斷相關業務上擁有豐富經驗。我們的一位合夥人曾經擔任美國律師協會刑事反壟斷委員會的國家聯合主席;我們歐洲辦公室的律師曾經參與由歐盟委員會和國內競爭管理機關發起的諸多最重大的調查。

我們相信,我們律所專注於處理爭議解決案件,我們的客戶與由其他律所代理的公司相比,在競爭法調查中具備更多優勢。很多綜合型律所將他們與競爭管理機關的關係看作一項資產,尤其當這些律所代理公司客戶處理例如企業並購等交易時。因此,這些律所理所應當地不願意折損他們與管理機關的關係。但是,在競爭法調查,堅定立場往往至關重要。我們能夠完全致力於積極保護我們客戶的立場,去與管理機關談判,當局也知道如果結果不合理,我們會提起訴訟或上訴。

向管理機關提出競爭法訴請:我們還經常代理反競爭行為的受害者與競爭管理機關交涉(特別是歐盟委員會)。我們深諳如何懇請相應機關對反競爭行為展開調查,我們懂得如何在適當的情況下,與司法部、歐盟委員會以及歐盟國內競爭管理機關的律師進行溝通。

返回页首

合伙人

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