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2年12月:英格兰上诉法院在“东芝运营商”Toshiba Carrier一案中的判决可能会导致英国发生更多的民事反垄断诉讼

十二月 01, 2012
商事诉讼报告

简介
英国上诉法院最近的一项判决可能会导致英国发生更多的民事反垄断诉讼。此判决确认英国法院对于针对下述英国被告的反垄断诉讼拥有广泛管辖权,这类被告并非欧盟委员会卡特尔调查中的处罚对象。该判决同时确认此类英国被告可以作为“捆绑被告”,从而借此确立针对与卡特尔相关的非英国被告的管辖权。

在反垄断诉讼中适用“捆绑被告”
在欧洲,一旦某企业成为欧委会卡特尔调查的责任人,它即可能成为民事反垄断诉讼的被告。这类“后续“诉讼通常会在该被告所在国起诉。然而,如果该卡特尔调查涉及多国参与企业,这类诉讼就可在其中任意被告所在国提起,只要诉讼请求足够相关。

英国法院更进一步裁定,民事反垄断诉讼被告甚至可为欧盟卡特尔调查对象在英国的子公司,即便该英国子公司并非欧盟调查的涉案对象。这类英国子公司常被指称为“捆绑被告”。

Toshiba Carrier案扩展了捆绑被告的适用范围
欧盟委员会的调查决定200312月,欧委会认定三家企业因在工业铜管行业进行串通定价与市场分割行为而违反了欧盟条约811款。欧盟委员会调查后认定三家非英国企业---芬兰的Outokumpu Oyj,德国的Wieland-Werke AG及德国的KM Europa金属集团19885月和20013月间在工业铜管市场参与运作秘密卡特尔。三家企业对欧委会的行政裁决不服,进行上诉,但上诉在20095月被驳回。

“后续”行动200912月,Toshiba Carrier英国有限公司及其他几家相关企业(原告)在英格兰高院提起损害赔偿的诉讼。这些原告企业都在卡尔而延续期间购买大量铜管或包含此铜管的产品。因欧盟认定卡特尔成立,这些其他要求损害赔偿。

该起损害赔偿案件被告均为住所地在英国的企业,包括在欧盟处罚决定中提及的KME Yorkshire Limited(上述被告统称为英国被告)。赔偿案件还针对几家欧盟处罚决定中的责任企业,但其住所并不在英国(非英国被告)。英国被告在该案中要求法院不予受理原告诉讼请求,理由是该请求无合理依据,或以原告无实际获胜可能为由驳回该诉讼请求。

201110月,英国高等法院驳回英国被告申请。高院认为,原告诉讼请求足以证明每一位英国被告都是整个卡特尔的一部分,并且与那些非英国被告参与了同样的经济活动。高院同时还认定,原告的诉讼请求也足以证明非英国被告的行为违反了TEFU中的101条款,并且英国被告的确实施了该非法协议。非英国被告还申请法院裁定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法院对于审理针对他们的诉讼请求无管辖权,但该申请同样被驳回。被告于是对该裁定到上诉法院进行上诉。

上诉法院判决20129月,英国上诉法院维持了高院的判决。即:KME Yorkshire Ltd and others v. Toshiba Carrier UK Ltd and others [2012] EWCA Civ 1190上诉法院认定,原告请求足以支持其主张,即住所位于英国的子公司在知晓卡特尔协议的情况下仍然参与并实施了该卡特尔协议。

上诉法院所需处理的主要问题是英国高等法院是否应该驳回针对唯一英国被告KME UK的诉讼请求。如果该请求未被驳回,则各方同意高院将对非英国被告拥有管辖权。

KME UK认为,违反101条款的核心构成要件是竞争对手要达成一致来以特定方式进行市场行为,该行为会导致非法协议。因此,仅仅实施一项其他人达成的反竞争协议还远远不够,即便实施该行为者知晓该协议存在。KME UK 声称,原告诉讼请求未能证明KME UK违反了上述核心构成要件。

但上诉法院并不接受KME UK的主张。法院指出,长期以来的案例法都判定,并未构成完整协议的“协同行为”仍然会违反101条款。参见:Case 48-69 ICI v. Commission [1972] ECR 619 一案。此外,即便是竞争对手间间接而孤立的接触行为也足以违反101款,只要其接触的目的是早就人为的市场结果。法院还认定,实施卡特尔行为本身足以构成协同行为,即便该行为人所实施的是他人之间达成的协议并且知晓该协议。

在此法律背景下,上诉法院判定,原告的诉讼请求非常清楚地提供了足够事实基础来指控KME UK违反101款以及相应的违反法定义务行为。法院同时认定,对KME UK其他非法行为的指控也很清晰,包括KME停止向消费者销售或要约销售某些产品,从而使得其他卡特尔成员获得该业务,并且KME与竞争对手交换保密信息以监控并实施卡特尔协议安排。上述指控都推定KME知晓卡特尔协议的存在,并有意图去实施该协议或进行欧盟委员会裁决中描述的协同行为。这些行为还构成违反101条款之协同行动的独立诉讼请求。

上诉法院同时认为KME UK的确明知该协议存在,而这一“明知”要件对于违反101条款的有效指控是必要的。根据本案具体情形,这些指控足以说服法院否定被告要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以及即决判决(Summary Judgment)的申请。上诉法院还指出反竞争卡特尔协议当然不可能会在“光天化日”下达成,因此在事实披露前往往难于评估一项针对被告的指控是否有效,特别是当该指控涉及被告是否参与或是否知晓其集团成员公司的反竞争行为。

结论:
本案判决意义重大,因为它有可能增加原告在英国高等法院起诉英国被告(“捆绑被告”)以及非英国被告(欧盟卡特尔调查对象)的机会。上诉法院维持了Toshiba Carrier案的判决极大提升了反垄断法原告的信心,让他们不用担心其诉讼请求会在案件早期被驳回或以即决判决方式处理,这无疑会鼓励人们在英格兰提起更多的反垄断法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