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3年12月:日本诉讼简讯

商事诉讼报告


日本政府加强内幕交易相关法规。2013年6月12日,日本国会通过《日本金融工具及交易法》的修改法案,该修改方案的内容包括加强多项有关内幕交易的法律规定。其中一项有关限制第三方使用未公开信息的新法规较为引人注目。具体而言,根据新法规,公司内部人士,如上市公司的高管或雇员、或主承销商在其职责范围内获知的有关某上市公司的重大事实不得向第三方披露,亦不得劝诱第三方以促进该第三方获利为目的获取未公开信息。与以往保护第三方的法规不同,这项新规定的主要目的在于禁止向第三方进行不当信息披露的行为、确保证券市场的公平、合理。于是,即便劝诱第三方获取的信息不涉及年内幕信息亦为新法规禁止的行为。如第三方确实依据内幕信息完成了某笔交易,为其提供信息或劝诱该第三方获取信息的当事人将面临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或最高不超过五百万日元的罚金(约为五万美元)和/或其它罚款。同时,有罪当事人的姓名/名称也将被予公开。此外,如某公司的高管或雇员在其职责范围内违反这项新法规,则其所在公司也将承担法律责任。这项修改法案将于2014年6月19日正式生效。

知识产权高等法院扩大对非实施专利持有人(Non-Practicing Patent Holder)的救济措施。2013年2月1日,日本知识产权高等法院(“知产高院”)大合议庭正式作出有关扩大《日本专利法》第102条第(2)款(“第102条第(2)款”)的判决。该法条主要适用于在日本境内未实施其专利的机构组织。根据第102条第(2)款的规定,专利侵权赔偿金的推定损害赔偿数额应为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所获收益的数额。众多下级法院、包括在知产高院审理的这起上诉案件中作出一审判决的东京地区法院都认为根据第102条第(2)款的规定,推定损害赔偿数额仅适用于已实施其发明专利的专利持有人。但知产高院却推翻了东京地区法院的一审判决,裁定第102条第(2)款所规定的推定损害赔偿并未要求专利持有人切实实施其专利。知产高院认为,凡是出现侵权行为对专利持有人的专利获益能力造成损害的情况,专利持有人就有权依据第102条第(2)款向侵权人主张损害赔偿。在该案中,知产高院最终认定,尽管涉案英国公司未在日本境内实施专利,但确有通过分销商进行实际销售,因此应获得相应的损害赔偿。

引入“日本集体诉讼”的新法案获日本内阁批准。2013年4月19日,日本内阁通过了一项有关确认消费者就其损失主张集体赔偿特别民事诉讼程序的新法案,该法案也已提交日本众议院审议。由于这项法案将进一步进入日本式有限集体诉讼,日本学者及法律实务界都对此法案抱持极大兴趣及密切关注。日本国会将于10月中旬就这项法案进行审议及评估。该法案允许特定具资质消费者组织(Specified Qualified Consumer Organizations,以下简称“SQCO”,是指一类特殊的具资质消费者组织)——消费者团体须满足一定人数要求才能被认定为SQCO——代表一定数量的个人,根据某项消费者契约主张某类赔偿或寻求恢复原状。消费者契约是指个体消费者与商业经营者之间签订的合同,但不包括劳动合同。这项制度由两个阶段构成:第一阶段,SQCO应向法院提起确认之诉,主张商业经营者未向众多根据消费者契约、以相同事实及法律依据主张赔偿的消费者履行金钱债务;第二阶段,在原告选择加入该集体诉讼的情况下,法院应对个体消费者权利主张的有效性及数量进行评估。法院在这一阶段所作裁定将同样适用于为参与第一阶段的SQCO以避免出现“同案多诉”的情况。间接损害、利益损失、人身伤害、疼痛及痛苦都已被直截了当地排除在这项集体诉讼制度之外。

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MEIT)对其颁布的《电子商务与信息产权交易说明性指导意见》(Interpretative Guidelines on Electronic Commerce and Information Property Trading)作出修改。2013年9月6日,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MEIT”)对其颁布的有关电子商务及信息产权交易的指导意见作出修改。该指导意见最初于2002年颁布,旨在历清与电子商务及信息交易有关的法律适用问题。此次对这份不具法律强制力的《指导意见》所作修改如下:(1) 将日本最高法院在2012年针对形象权所作判决(该判决对形象权及不当使用肖像行为作出了更详细的定义)纳入《指导意见》;(2) 根据知识产权高等法院在2012年所作裁决,明确当网站出售的产品对第三方商标构成侵权时,该网络卖家(网上商城)可能会承担相应的商标侵权责任;及(3) 对版权保护的范围以及非法下载的刑事责任作出了更为清晰的界定。以上所有修改内容一方面是为与最新的法院判决及法律法规的内容保持一致,同时由于该《指导意见》被日本法律界广泛应用,因此也被视为是MEIT的一项重大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