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5年1月:欧盟竞争法:最新的发展为民事执行提供更多的机会

一月 01, 2015
商事诉讼报告

竞争法在欧盟国家范围内的私人执行大量增加,为原告创造了相当多的机会。遍及欧洲的中小型公司也参与到了大型公司发起的与生产和服务有关的程序当中。欧盟委员会和国家竞争法主管机构表现出了调查和起诉违反欧盟竞争法行为的前所未有的意愿,伴随而来的大量认定侵权的决定,为遭受侵权的私人主体行使救济并在国家法院提起高额的赔偿请求提供了充分的“弹药”。国家法院自己正越来越熟练地管理这类诉讼请求。欧盟最近采纳的关于竞争赔偿的指令将进一步强化原告的权利,并加强遍布欧盟各国的私人执行系统。这将使得起诉并取得胜诉更为容易。

该指令反映了强化欧盟和国家机关发起的公共执行与个人和公司发起的私人执行二者之间的纽带的政策意愿。后者包括了“跟随性”的赔偿请求,其允许遭受违反欧盟竞争法侵权的受害者获得对于其损失的补偿。私人的、跟随性的民事诉讼在欧盟稳步增多。特别地,英国、德国和荷兰的法院现在频繁地受理数百万欧元的诉讼,甚至导致了法院之间的竞争。所有的因素- 法律,经济和政治- 都暗示着蕴含在私人执行内部的动量将继续加强。根据欧盟委员会在2014年1月13日发布的竞争政策简报,卡特尔已经导致了230亿欧元的损失,而这些损失本来可以通过私人执行挽回。所有与欧盟有商业往来的公司都应当注意到这些新兴的问题和相应的机会。

公共执行
根据欧盟竞争法,欧盟委员会和国家竞争法主管机构可以发起针对违反《欧洲宪章》第101条和第102条的调查和惩罚措施,其将分别地禁止卡特尔、其它阻碍自由竞争的协议和主导地位的滥用。相关竞争法主管机构的执行仍然充当竞争法在欧洲的主要运作体系。其执行的惩罚(包括改正行为和罚款)可以、并且更加的严格。例如,在2013年12月,欧盟针对8家参与衍生品利率卡特尔的国际金融组织一共作出了17亿欧元的惩罚。在2014年3月,其针对汽车和货车轴承生产厂卡特尔行为作出了9.53亿美元的惩罚。

私人执行
在一些著名的案件中(包括CourageManfredi),欧盟法院认可了因违反竞争法行为遭受损失的个人和公司获得赔偿的权利。任何因为违反国家或欧盟竞争法的侵权行为遭受损失的个人或者企业可以提起赔偿请求或请求其它国家主管法院根据国家实体和程序法(包括证据开示,诉讼时效,证明责任,因果关系和损害计算)采取的诉前救济(例如,禁令或公告)。诉讼可以单独提起,或者作为公共执行的跟随措施提起。

在单独提起的诉讼程序中,由于没有先前由竞争法主管机构认定违反竞争法的决定,原告需要向法院证明相关行为违反竞争法和其遭受的相应损失。在跟随公共执行提起的诉讼程序中,私人执行发生在竞争法主管机构结束调查并认定相关行为违反竞争法之后。这类跟随性的诉讼非常独特,因为原告可以在其提起的民事诉讼中依赖公共执行作出的相关行为违反竞争法的认定从而建立被告的责任。

欧盟关于竞争法损害赔偿诉讼的指令
竞争法的私人执行已经在欧盟的法律图景中变得越来越显著,其意图作为一项补充性的 – 和附加性的 – 针对违反竞争法行为的措施。特别地,跟随性赔偿请求是私人执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为原告获取赔偿提供了有效的和相对低风险的路径。虽然相当大一部分这类案件在欧盟的各个国家法院被提起,而且这类案件的数量仍会继续增多,但对可行措施的不熟悉和该领域司法实践的相对缺乏,使得相对少的公司通过这类措施寻求他们本应获得的救济。欧盟成员国之间相关规则的不一致也是一个因素。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在2014年11月10日,欧盟部长理事会采纳了欧盟委员会一项关于竞争法损害赔偿诉讼指令的提议。这项指令旨在使得欧盟竞争法法规执行更为有效,尤其是通过扫清现实障碍帮助个人和公司请求赔偿,如果他们因为违反竞争法的行为遭受了损失。特别地,指令旨在通过提供损害推定和提供更充裕的起诉时间,帮助原告更好地获取证明损害的证据。欧盟成员国将有两年时间将该指令实施在国家法律当中。

指令- 核心条款
指令规定任何因为违反竞争法行为遭受损失的人都有权请求全额赔偿;这意味着,受到损害的当事人将会被还原到侵权行为发生之前的状态 – 相当赔偿实际损害、利益损失和利息。即使全额赔偿的法律原则就其表面来看是直观合理的,但是由违反竞争法行为导致的损害的计算非常复杂,其在任何一个损害赔偿诉讼中都是高度争议的问题。

指令同时施加了一项推定,即推定卡特尔会造成损害,这一推定与认为90%的卡特尔都会导致价格上升的经济学证据保持一致。该推断颠覆 了通常的实践,把责任直接施加在了被告身上,让被告去反驳该推定。这一损害推定同样适于到非直接买方,因为它同样推定损害会间接地施加到这些非直接买方身上。另外,该指令还使得国家法院有权根据国家程序评估损害的数额,因为一般情形况下原告非常难基于证据准确证明损害的数额。评估损害的协助还可以向国家竞争法主管机构获取。

更进一步地,指令规定,国家竞争法主管机构、法院或欧盟委员会对于竞争法违反行为的认定,根据TFEU第101条和102条或相关国家竞争法,在私人损害赔偿诉讼中是不可辩驳的证据。这一至关重要的理念,已经在多个欧盟成员国(包括英国和德国)的观点中反映,确保了当事人在欧盟国家法院诉讼的权利,基于成员国法院受到竞争法主管机构决定的约束这一事实。在其它成员国的法院,决定会作为认定侵权的初步证据。这将给予原告在管辖法院上更多的选择。

指令还为文件证据开示开辟了道路,使得原告在私人诉讼中从被告、第三方和相关竞争法权力机构身上获取文件证据更为容易。尽管存在相应的限制,例如比例性原则和确保监管执行程序完成前受到保护的原则等。

另外,指令还规定,损害赔偿诉讼的诉讼时效为5年,起算点不早于侵权行为结束之后,起始于原告知道或可以合理地期待自己知道侵权行为、损害和侵权人的身份。同时,它还规定,如果竞争法主管机构以调查或与私人损害赔偿诉讼相关的程序为目的采取行动,那么诉讼时效将中止计算,并最早在竞争法主管机构作出侵权结论的一年以后或者相关程序终止之后开始恢复计算。

综上,这些强化的权利将实质性地增强原告根据欧盟竞争法在欧盟范围的国家法院提起诉讼的能力;特别当这些诉讼在竞争法主管机构作出最终侵权认定之后提起。

国家法律的同步发展
直到每个成员国采纳该指令之前,目前生效的国内法和司法先例将继续决定个人在私人损害赔偿诉讼当中的相关权利。欧盟司法辖区内一个成员国的立法者们已经进行相关立法去为竞争法民事诉讼提供坚实的框架(特别是跟随性损害赔偿诉讼)。

随着最近欧盟委员会帮助损害赔偿诉讼的举措,跟随性民事诉讼的案件数量大幅飙升。近期一些来自德国、英国和荷兰的举措表明国家法院如何继续发展与私人诉讼相关的法律。例如,在德国,修改后的《德国限制竞争法》(GWB)通过协助律师诉讼和调查强化了德国的私人执行。类似地,英国2002年的《企业法》通过明确地承认针对违反竞争法行为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权利为竞争法诉讼提供了支持,同时,赋予特别法庭审理和裁定私人竞争法诉讼的权力。其它的发展继续在欧洲范围内进行。

德国
德国竞争法已经很大程度地遵守了指令中的强制性规定:竞争法违法行为当中的受害者根据Sec. 33 GWB享受请求全额赔偿的权利。违反国家或欧盟竞争法是一项核心的必要条件,因此,欧盟委员会的最终决定、德国联邦卡特尔办公室的决定或欧盟任何一个其它成员国竞争法主管机构的决定都将对德国国家法院产生约束力。更进一步地,侵权人必须故意或过失地(mens rea)违反竞争法,同时,损害必须由侵权人的(故意或过失的)违反竞争法的行为导致(causation)。

Sec. 33 GWB 仅仅对企业适用;董事会或经理人的个人责任仍然是高度争议的问题。然而,在Dornbracht v. reuter.de案中,德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 – 至少 – 首席执行官可以根据德国民法典Sec. 830 para. 2 ,以竞争法违反行为的煽动者或参与者的身份承担个人责任。最近的一个例子是,Deutsche Bahn 的货运部门在科隆区域法院发起了一项跟随性的诉讼程序,向13家航运公司请求潜在的超过12亿欧元的损害赔偿,包括Air Canada, Air France-KLM, British Airways, Cathay Pacific, Lufthansa 和Qantas。诉讼的导火索是欧盟的调查和其于2010年的针对对航空货运公司影响货运服务的卡特尔行为作出的数额总计8亿欧元的处罚决定。委员会调查发现这些航空公司之间达成了在六年之内保持空运费用高涨的协议。

英国
众所周知,英国是跟随性竞争法诉讼的受理区域,因为它为原告寻求救济提供了有利的程序措施 – 这些措施赋予的权利甚至超过了指令规定的范围。同时,英国法院在受理这类诉讼上拥有非常宽泛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地,1998年竞争法S. 47A允许受到损害的原告在竞争法上诉法庭(CAT)这一专门的司法机构提起损害赔偿诉讼 。许多基于一项法律强制义务的违背跟随性诉讼也在英国高等法院被提起;该义务的界定参考了UK和EU竞争法的相关条文。许多决定已经表明英国法院具有处理这些案件的高度意愿,和证明英国法院对这些案件拥有管辖权的容易程度。英国政府还公布了2014年《消费者权利法案》,该法案包含了修改1998年《竞争法》和2002年《企业法》的条款,并规定了CAT是英国受理私人执行诉讼的主要管辖机构,也使得原告更容易提起诉讼。另外,该法案还引入了一项如果某主体不声明退出则推定自动参加的集团诉讼体系(遵循了美国集团诉讼的实践),这一体系使得一项诉讼可以代表所有英国卡特尔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提起。

私人诉讼的诉讼时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1980年《诉讼时效法》要求诉讼必须在诉讼事由发生后的6年之内向高等法院提起,或侵权决定最终生效的2年之内根据S. 47A向CAT 提起。今年年初,最高法院在Deutsche Bahn v Morgan Crucible一案中确认,对于根据CAT针对一个被欧盟认定参与违法卡特尔且不对该决定提起上诉的当事人提起的诉讼,其诉讼时效由决定作出后欧盟法院认定当事人不对该决定提起上诉之日开始起算;随后,英国高等法院在Arcadia v Visa案中,驳回了原告的最早可以溯回至1977年的大部分诉讼请求,该请求被认为根据1980年《诉讼时效法》超过了诉讼时效。该案涉及了被称为施加在借记卡和信用卡交易上的“多边交错费用”这一概念,原告(一个英国主要零售商集体)指称,这些费用非法地限制了竞争,并导致了高价格。相关地,不像大多数卡特尔,这些协议并不保密。法院认为,最迟至少在2006年之前,基于委员会和英国竞争法主管机构发布的与其各自调查相关的决定、通知和出版物上的信息,零售商已经拥有足够多的信息去充分地提起一项诉讼请求。法院这一认定这使得诉讼请求的数额减少了近5亿英镑。

这些决定的效果被与CAT诉讼时效保持一致的《消费者权利法案》稀释了,《消费者权利法案》规定在高等法院提起诉讼的诉讼时效是6年。它也将会进一步被指令稀释,指令规定(至少长达5年的)诉讼时效在竞争法主管机构开始针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的一刻起中止计算,直到认定侵权行为的决定最终生效的一年之后恢复计算。有趣的是,尽管Arcadia案的法院考虑了即将生效的指令,但它依然拒绝采纳与其一致的观点,因为指令本身规定在国家立法使得指令生效之前,指令对相关的诉讼并不适用。

在指令于英国生效之前,Arcadia 案的决定依旧是当下生效的法律。它对于其它未决的诉讼的影响力有待继续观察,因为大多数卡特尔都是保密的,在一个竞争法主管机构作出相关决定之前,大多数原告都不具备使得诉讼时效开始计算的认知条件。然而,Arcadia 案可能主要会发生在多个英国万事达卡零售商和VISA卡零售商之间的相关诉讼上,这些诉讼都是基于2007年委员会的一项决定提起的,这项决定认定施加在万事达借记卡和信用卡交易上的交叉性费用非法地限制了竞争并导致了高价格。委员会的决定在2014年9月11日被欧盟法院确认。

在另一个涉及大量承运商(包括许多知名的全球公司)的颇具争议的案件(Emerald Supplies v. British Airways)当中,原告针对一个涉及British Airways 的空运卡特尔请求损害赔偿。该诉讼涉及了一部分基于2007年委员会一项决定的跟随性诉讼,这项决定给11家违反竞争法的航空公司一共施加了7.99亿欧元的惩罚。委员会经调查发现,被惩罚的承运人之间签署了一项关于货运定价的违法协议。除了他们的跟随性诉讼之外,原告还提起了一项新颖的诉讼请求,请求指称这些航运公司非法地串谋通过“不合法手段” 损害原告的利益,原告还请求公布委员会的决定。根据原告的指控,这些“不合法手段”包括了“外国不合法手段”,它指的是违反外国竞争法的行为和外国法下的欺诈行为。通过提起这一指控“不合法行为”的 侵权诉讼请求,原告正通过寻求拓展英国法院的管辖权进一步考虑外国公司基于违反外国竞争法的请求。British Airways 请求法院驳回这些宽泛的“串谋指控”并把诉讼限制在英国法之下。在10月份,通过两项独立的命令,法院裁决British Airways关于驳回原告诉讼的请求不能成立,认为其无法通过一项简易判决来解决这一问题。在另一项于同一天作出的决定中,法院作出了一项要求British Airways 向一个保密范围之内的特定律师完整地、无保留地披露委员会决定的命令。这项决定在委员会决定的7年之后作出,该决定并不对外公开。这是第一次法院在决定向公众公开之前要求披露委员会的决定,它同样也是第一次法院要求完整无保留地披露一项决定。航运公司已经对后一项命令提出上诉,上诉法院极有可能支持了原告获取这些保密材料(包括赦免材料)的请求。

荷兰
在一个争议性极高的案件当中(TenneT v. ABB),Arnhem-Leeuwarden 上诉法院于2014年9月2日作出判决,确认了荷兰法下的“转移”辩护的可行性;在这种辩护下,被告指称原告并未遭受任何损失,因为损失已经被转移到了其它地方,例如,通过价格调整,转移到了原告的消费者身上。尽管关于这一问题的判例法已经存在于包括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中,该判决仍然是第一个在荷兰关于该问题的官方判决。

未来的趋势?
竞争法的私人执行不久前在欧洲开始出现,目前已经盛行,其为公司请求数额极大的损害赔偿提供了许多机会。指令将进一步强化欧盟竞争法,为受害人针对违反竞争法的行为提起民事诉讼提供前所未有的救济措施。该领域私人执行的终极武器 – 集团诉讼 – 其可行性仍然有待决定,尽管英国目前由于引进将在2015年年底生效的“不退出则自动参与”的集团诉讼制度仍处于领先位置。

竞争法领域的集体救济制度已经很明显存在于委员会的议程之上。其于2005年已经开始讨论相关的事宜。在2012年2月2日,欧洲议会采纳了一项名为“通往一项在欧盟融贯一致的集体救济制度”的决议。在委员会2013年的提议中,委员会建议于2015年7月26日 实施集体救济制度。尽管该提议并不具备法律强制约束力,但委员会提到它将会评估集体救济在成员国的地位,如果合适,则于2017年提起进一步举措。这一紧凑的议程让观察者相信,目前这一提议仅仅是过渡性的步骤。十有八九,一项更为深远的法律举措将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