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tail Banner
All News & Events

2013年3月:俄罗斯诉讼简讯

商事诉讼报告

不同国家法院之间的管辖权冲突是全球贸易蓬勃发展的必然结果。这必然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在不同国家之间选择诉讼地。然而,有些俄罗斯法院认为,在外国法院诉讼与俄罗斯相关的纠纷对俄罗斯主权构成直接威胁。

背景.  最近,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商人在外国法院进行诉讼以解决他们之间的纠纷。例如,在2008年到2012年之间,在伦敦进行的与俄罗斯相关的诉讼或仲裁增长了3倍。这包括在伦敦高等法院进行的引人关注的俄罗斯前商业伙伴Boris Berezovsky Roman Abramovich相互起诉的案件。俄罗斯总统普金对此案件发表评论,声称Berezovsky Abramovich应该在俄罗斯法院聚首才对。普金说:“那样对于他们及我们国家来说更为诚实。钱是在俄罗斯赚的,也在俄罗斯被偷的,他们也应该在这儿分赃才对。”普金总统的评论反应了一种俄罗斯人普遍的情绪,与俄罗斯相关的纠纷就应该在俄罗斯解决,而不应诉诸外国法院。

20125月,来自51个国家超过2000名代表参加了第2届圣彼得堡国际法律论坛以讨论21世纪全球法律政策。论坛讨论中的一个核心议题就是由他国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对俄罗斯国家主权的可能威胁。俄罗斯联邦最高商事法院主席安托尼伊万诺夫(Anton Ivanov)发表了主题演讲,公开批评涉及俄罗斯当事人及资产的外国诉讼及仲裁程序。

伊万诺夫演讲的要点
. 伊万诺夫声明,俄罗斯必须要保护其公民及法人免受外国司法体系的不公待遇。伊万诺夫还谈到了将一项“纠纷”从一个法域“拖拽”到另一个法域的问题,尤其是当事人使用所谓“牵强”的借口在其偏好的法院获得管辖权的问题。

作为示例,伊万诺夫提到伦敦高院近期发出有利于BNP巴黎银行针对俄罗斯Russian Machines公司的禁令,发出该禁令是用于支持LCIA仲裁案件中的裁决;伊万诺夫还提到斯德哥尔摩仲裁庭根据德国和前苏联双边投资条约裁决的损害赔偿金,之后在德国执行,导致从前克格勃使用的房地产被充公。伊万诺夫说这些案例违反了基本人权和自由,尤其是选择适当法院进行争端解决的权利。他又补充说,这些判决违反了法律确定原则并破坏了主权豁免。

伊万诺夫提出系列建议来阻止涉及俄罗斯纠纷时进行诉讼地选择,这样才能“捍卫俄罗斯公民及法人的权利,而不会受到外国管辖区的不正当竞争”。这些建议包括赋予俄罗斯法官特殊权力,如果他们认定俄方当事人受到任何不公待遇,可以撤销外国判决及仲裁裁决的,对那些干预俄罗斯利益的海外势力采取惩罚性措施,在极端情况下包括禁止其进入俄罗斯甚至冻结那些参与发出不公判决的外国人的资产。伊万诺夫的建议旨在削弱外国法院受理涉俄案件的动力。该主席补充说,那些惩罚措施则剑指在俄罗斯有办事处的国际律所,意在打击其将纠纷诉诸外国法院的积极性,因为可能的财产冻结将直接适用于这些律所。参加同一论坛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支持伊万诺夫的建议,声称该建议是“解决问题的文明方式”。

后续影响. 伊万诺夫的建议会如何影响俄罗斯立法及商事法院裁决的走势仍有待观察。可能的情况自然是更多的涉俄纠纷会在俄罗斯法院诉讼,而且俄罗斯法院可能会发布禁令,禁止某些当事人在海外诉讼或仲裁。令人担忧的是俄罗斯可能会出台立法阻止任何人在俄境外诉讼涉俄纠纷。

这并非新问题。俄罗斯长期以来都很反感当事人通过国际仲裁来选择诉讼地的行为,因为这与俄罗斯法院构成竞争。10多年前,俄罗斯法院解决了是否有必要承认仲裁协议的问题。在一此法官培训会上,一位最高商事法院的法官呼吁:所有的争端都应该在俄罗斯法院诉讼而无视仲裁条款。有些法官还组件了“反仲裁”团。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未能改变法律,而俄罗斯各地法院仍然以较为合理的方式对待国际仲裁及其裁决。

伊万诺夫先生的建议似乎是迎合“反仲裁”情绪的再次抬头。事实上,早已有确立已久的程序和规则来调和多个法域主权利益的冲突,并可以遏制当事人滥用诉讼地选择的企图。这些程序与规则已有数十年的历史,并且足以规避伊万诺夫先生所提出的问题。